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生活 > 正文
文化生活

花开时节又逢君

发布时间:2019-03-3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打印 字号:

      佛说,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题记

(一)


      如果不是你的忽然起身搭讪,或许此生你我不会有半分交集。
      那是五年前一个夏日的夜晚,灯火辉煌,星光灿烂,月色皎洁,清风拂面,我们四个好姐妹一起在新修的南环路人行道上散步。
人行道上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行人,路边烧烤摊上座无虚席,那浓郁的炭火味夹杂着孜然味还有烤羊肉串的香味儿随风飘散,直勾得我们几个馋猫两眼放光,口水流多长。
      我们四个走到路中间那条丁字路口右边的烧烤摊前边时,便再也迈不开前进的脚步。地心引力仿佛变成了一块大磁铁,紧紧的把我们给定住了。于是,我们几个悄悄商议,每人拿五块钱,去烤上十块钱的羊肉串,再买上十块钱的啤酒,聊以慰藉这该死的诱惑。
于是,我们几个怯生生地走到老板面前,给老板商量着让他给我们拉个小桌子,好给我们一个方寸之地。
      “真的是非常抱歉啊女士们,不是我不给你们提供方便,实在是这儿人满为患,恐怕要让你们几个等一会儿了,或者,你们去别家看看也行。”老板满满的歉意和无奈。
      去别家看看?不,别说我们肚子里的小馋虫给直直的勾了出来,我们迈不动步子,就是再换几家,也照样座无虚席。


(二)


      “嗨,几位好。”正在为难之际,忽然听到一个男士的声音:“留意你们几个好一会了,不介意的话去那边坐坐吧。”
      我转头一看,一位大约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地的看着我们。借着皎洁的月光和明亮的灯光,我发现他额头上的头发已经差不多掉光了,宽松的黑白格子衬衣连扣子都没系,越发显得那肉肉的大肚子格外突出。
      我们几个会意的对望了一眼,在表示了一番感谢之后,便去坐下了。
      十块钱的羊肉串刚端上来便被我们几个给瞬间秒杀,五瓶冰镇啤酒太凉了,我们只好浅斟慢饮。
      为表感谢,她们几个一致让我做代表给那位先生干一杯。干就干吧,毕竟有这份古道热肠的人不多了,何况还是萍水相逢。
      那位先生非常爽快的把酒干了,和他同桌的几位便纷纷提议让我俩再干三杯。看他有点醉意,我再三推辞,。可大家你一言他一语的,我终究推脱不过,便又喝了三杯。
      “哈哈,美哉!快哉!”放下酒杯,那先生哈哈大笑,“李白斗酒诗百篇,无酒不成诗啊!”
      哎哟,听这言语,眼前这位还是个人物呢。
      几番询问,这才知道,原来我们几个不经意间 ,遇到了一位我们汝州作家协会的副主席。
      后来,我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隔三差五的我还给他主编的杂志投投稿,。每每他要给我送稿费的时候,我会说:“王老师,您留着买酒喝吧。”
      再后来,他经常约我们几个一起散步采风,一起去看那月下荷塘。,他说,他想剪下这一段时光,让它在岁月里静静流淌。
      再后来,我有了俺闺女之后,因为孩子小没人照看,我便很少有那闲情逸致去写稿子了。,慢慢的,慢慢的,王老师和我们便不联系了。


(三)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似水流年。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汝州歌友群里拜读了汝州作家协会李晓伟主席写的那篇关于中大街的散文,文笔飘逸,如行云流水,读来甘之如饴,让人很是欣赏崇拜。散文的后边,还附有汝州作家的投稿邮箱。久不曾提笔的我又怦然心动了,于是,我费了好大劲儿,找回了自己当年开个人博客时申请的163邮箱,挑了一篇自己最为满意的散文,投了出去。


 


      几天之后,运玲姐姐给我发微信说:“你的文章在汝州作家发表了,你知道吗?”
      “真的吗?”我按捺不住满心的激动,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
      “真的,你以后要努力哦,多读书,多学习,多写作。”对我,运玲姐姐就像知心姐姐一样,没少告诫和鼓励。
      进了汝州作协文学交流群后,我深感自己的浅薄和渺小,我每天都反复拜读着各位老师的大作,学习他们的写作方法和技巧。同时,我还暗自发誓,今后我要更加努力的学习和积累,才不辜负这份厚爱和信任。


(四)


      那个周日下午,我把儿子送到学校回来,便带女儿去河滨公园荡秋千。一路上杨柳青青,桃花、李花、海棠花竞相开放,一阵风过,落英缤纷,香飘无数。
 


      女儿兴致勃勃地的荡起秋千,笑得合不拢嘴。小丫头只要有我陪着,玩什么都格外开心。
      “玲霞,是你吗?”
      不知何时,女儿我俩的二人世界里多了一个陌生人。只见黝黑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这笑容好像在哪儿见过。
      “您是?”
      “我是王老师啊!”
      “王老师?怎么可能?”我的记忆中王老师白胖白胖的,可眼前的王老师,黑瘦黑瘦的。
      “真的是我,前两年我被查出来脂肪肝,然后一直坚持骑自行车上班,这不瘦了八十多斤呢。”
      “天啊,您可真是善于创造奇迹!”
      “那次在汝州作家看到你写的诗歌,多年不见,你写得越来越好了!”
      “哪有,在您面前,我最多就是学前班。”
      “五年了,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你!”
      “是啊,真是太惊喜了!要不是您喊我名字,我肯定不敢认您,您这五年变化太大了!”
      夕阳的余辉静静的洒向河面,河面上泛起了一条金黄色的斜线,潺潺的河水奔腾不息。似乎,它也为这一次的相遇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夕阳的余辉静静地洒向河面,河面上泛起了一条金黄色的斜线,潺潺的河水奔腾不息。似乎,它也为这一次的相遇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文/图 汝州公司 贾玲霞)

 

上一篇:福泉有约 结缘大佛 下一篇:一筐土鸡蛋